老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漠北神战 > 第1263章 再见夏远新

“姓夏?”
张纵横闻言失声惊呼。
“我就知道老夏……”
张纵横正说着,却是被一道力量直接封住了嘴巴,抬头看去,却见到对面的彦南眼神冰寒,仿佛随时都会动手一般。
“没规没矩,再敢乱言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原本笑呵呵的彦南此时就好似是换了一个人一般,浑身都散发着杀意。
这样的转变着实让张纵横吓了一跳。
眼见着张纵横等人不在多言,彦南脚下轻点,四方台之上,那破碎的部位在一阵摇晃虚化之后竟然再次复原。
随后地面之上,一道道闪烁的阵纹不断亮起,逐渐汇聚成了一个硕大的法阵。
“这几人以取得令牌,在此次竞技之中胜出。”
“剩余两个域外之人,生存规则不变,其余人,想要成为四方城使者,延续之前规则,一天之后,我会再来领人。”
“这一次,我们只要五十人!”
随着彦南的话语落下,叶青苍几人面前白光一闪,便消失在了登天峰的山顶。
一座高山山顶,白色阵法光芒大作。
数道人影出现,正是叶青苍几人。
这几天叶青苍使用传送阵的频率未免太高了一些,到现在,那空间转化的不适感已经彻底被叶青苍适应。
甚至在传送的时候,叶青苍还有闲心看着脚下传送阵的阵纹。
“传送阵外面是困阵,杀阵,幻阵三层阵法的套叠,你倒是真的小心。”
叶青苍对照着古籍当中的阵法笑呵呵的说道。
环顾四周,眼见伸出峰峦之上,倒是有几分意外之色。
“呵呵……我还以为你会将我们送回地牢呢。”
“我说了,我有一个朋友对你们感兴趣。”彦南淡淡说道,随后挥手用灵力托着留美和苗星仁两人向前走去。
湿婆已经回到了叶青苍的身体当中,叶青苍张纵横和韩铅华三人踩着彦南的脚印向山下走去。
这一路上,路过的阵法可谓数不胜数。
这哪里还是一座山?
这分明就是地狱!
即便是有彦南在前面带路,后面三人却还是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一步踏错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“叶老大,你说他说那姓夏的,是不是老夏啊。”
张纵横跟在叶青苍身后小心的问道。
“应该是。”
叶青苍看着彦南的背影说道。
“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对方为什么对我们留手,但是我想不通的是,夏远新为什么要留下苗星仁。”
“于情于理,夏远新都应该是想要杀死苗星仁才对。”
叶青苍和张纵横两人在听到了彦南说有个姓夏的朋友的时候,便彻底放心了下来。
横跨两个世界,还能听到这个姓氏,并且让彦南对叶青苍等人留手,如果这背后的人不是夏远新的话,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。
而相比于二人的轻松,在后面跟随的韩铅华便是沉重了许多。
和前面的几人不同,她是从竞技场中凭借自己本事获得了资格。
对于她而言,如果去面对夏远新,倒不如直接落在土著修士的手里更好。
毕竟如果定下这竞技规则的彦南,如果是出于个人意愿的话,那他留下自己,一定是有所作用。
哪怕是觊觎自己的美色,那也是一种价值。
在修士的世界当中,有价值,就代表着可以不死。
而现在,这背后之人很可能是夏远新,怎能让她不慌。
当年八大世家绞杀夏家,斩杀三万余人,如此血海深仇,夏远新隐忍了十年,为的便是找机会报仇。
而韩铅华对于夏远新的唯一价值,便是泄愤!
这是于公,而于私……
夏远新在燕京作为八大世家的傀儡的时候,八大世家为了试验夏远新的深浅,更是使用了不知道多少方法。
韩铅华本人更是对夏远新极尽羞辱。
就凭那一次的过往,如果换成韩铅华自己,都会对自己下杀手。
可见她曾经将人逼到了什么样的地步,而现在,韩铅华却也只能自食苦果。
几人在满是阵法的恐怖山路之中行了十几分钟,终于在山腰的地方,远远的看到了一座别致的院落。
彦南脚下加快,随即纵身跃起,从小院的高墙上一跃而过。
叶青苍紧随其后,随后慢了一拍但是却瞧都没瞧那敞开的大门一眼,也是跟随着彦南纵身跃入了小院之中。
甚至在空中,就连身形和划过的轨迹都完全和彦南一样,可谓是小心到了极点。
彦南站在院中,好笑的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身后的叶青苍。
“你倒是和夏远新说的一样,当真小心的紧。”
彦南一边说着,挥手将旁边的苗星仁和昏迷的留美推向了一旁。
“帮他们压制伤势,我要他们活。”
两道身影从旁边的草房闪出,将二人接住,随后再次回到了草房之中。
彦南看着叶青苍,随后对着前方的主室伸出了手。
“夏远新就在里面,去吧。”
张纵横闻言便要进去,可却是被叶青苍伸手拉住。
“我来吧。”
叶青苍深吸一口气,随后没有丝毫防备的走向了草屋。
到了这一步,在去怀疑彦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只要这人不是变态,要杀自己,也一定会在竞技场里动手,根本犯不上费这么大的劲儿把自己等人引到这里来。
用力的推开那扇木门,叶青苍定睛看向屋内。
在猜到了是夏远新之后,叶青苍想过了诸多相见的画面,可唯独没有想过会如眼前这般。
在屋子正对着们的地方,一棵摇曳着火红叶子的小树此时已经快要枯萎。
而在那小树之下,一个缺失一手一脚,被浑身敷满了草药的人正躺在那里,正是夏远新。
叶青苍的身边,湿婆闪身出现。
“受了如此重的伤势竟然还能活下来,缘法不浅,是具大气运之人。”
“救他。”
叶青苍淡淡说道。
“彻底揭开这小世界的谜团,他是关键中的关键。”
湿婆闻言却是伸手合十看向了外面的彦南。
“施主,让我救人不难,可这火桑树,我却是要了。”
彦南看向室内那已经快要枯萎的半人多高的小树,稍作思索后微微点头。
“能救活夏远新,别说这一棵,就是十棵都不成问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