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秦少前妻有点狂 > 章节目录 第477章 我很丢人吗?

章节目录 第477章 我很丢人吗?


冲动之后,时好好害羞得不敢去和秦迟对视,只是转移话题道:“赶紧看看屋子里要买些什么吧,早点安置完你就可以不用睡沙发了。”
“那我们是要一间卧室还是两间?”
时好好羞红着脸往楼上走去,嘟哝说:“你别逗我了。”
秦迟笑着,跟着时好好的步伐往楼上走去。
两人商讨了一阵,秦迟就直接打电话叫来了一位专门做装修设计的朋友。
毕竟是专业的,提了不少意见都让时好好很满意,很快就确定了大致方案。
秦迟:“那就麻烦你尽快帮我们置办。”
“没问题,除了一些需要定制的家具可能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以外,其余的这两天内我们团队就能搞定。定制那边再帮你加急,一周内就能完工。”
“谢了。”
“迟哥跟我客气什么?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,迟哥你尽管吩咐。”
男子说着,笑看了时好好一眼,小声调侃秦迟说:“不过迟哥,你这速度也太快了,一直都没听说你交女朋友,这就直接开始布置婚房了。”
这话虽然是对着秦迟说着,但时好好就站在秦迟旁边,自然也把男子调侃的话收进了耳里。
她从其中提取到了一个信息点就是:一直都听说你没交女朋友。
这句话是不是说明秦迟并不是什么擅长谈恋爱的情场高手,暂且不说她是不是他的初恋,至少他很长时间没有过恋情,他的朋友才会这么说。
“昨天才在一起,所以没来得及介绍给大家认识。”
秦迟的回答倒是很实诚,他朋友却一下愣住了:“迟哥,你这要么就不谈,要么一谈就定准了要结婚啊。”
说着,男子看着时好好说:“不过这小姑娘看着确实还不错,很可爱,瞧着就单纯,没什么坏心眼。”
秦迟笑着把时好好往臂弯搂了搂,说:“行了,你去忙你的吧,我们也差不多该去吃午饭了。”
“那行,有什么事我再联系。”
看着男子出门的背影,时好好扭头问秦迟:“他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
秦迟懵了一下:“嗯?”
时好好:“他说我看起来就很单纯,没有什么坏心眼。是不是说我看起来就很傻的意思?”
秦迟听了不禁笑出了声,摸着她的头:“人家夸你,就是字面意思。”
“哼。”
“聪明的好好,中午想吃什么?”
时好好鼓了他一眼:“你还取笑我。”
秦迟宠溺地笑着,牵着她的手往门外走去。
下午,殷南侨和秦迟取得联系,将时好好的东西从荣家收拾了过来。
时好好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殷南侨解释她和秦迟之间的事,但看目前的情形,秦迟应该已经和殷南侨交涉好了。
虽然殷南侨一直对时好好不错,但他毕竟是季家的人,所以时好好本来还有些担心殷南侨会反对她和秦迟真的恋爱。
结果殷南侨却接受得很淡然,甚至还对时好好说:“你的确没让我失望。”
时好好迟疑着问:“……我还需要扮演季小姐多久?”
殷南侨顿了顿,而后和秦迟对视了一眼,说:“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,但不会太久。也不用你做什么,暂时对外保守这个秘密就行,剩下的事我会处理。”
剩下的事?
时好好听得云里雾里,甚至感觉殷南侨和秦迟在打哑谜,好像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秘密瞒着她一般。
“我还得去趟医院,时小姐有什么事依然可以随时联系说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“时小姐”这个称呼让时好好有些恍惚,替代别人太久,一直活在别人的影子里。
听到有人称呼她本来的名字时,心里竟会因此感慨。
周末结束,时好好回到了学校,秦迟也回归了工作。
课上时好好偷偷给秦迟发了信息,秦迟也在会议中抽空和回复她。
明明才分开一个上午,时好好都觉得时间好漫长。
下课后,她没有耐心等秦迟来接她,直接打车去了公司门口等秦迟下班。
“怎么自己跑过来了?”秦迟看时好好用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还带着鸭舌帽,不解问她:“干嘛这副打扮?”
时好好冲他笑了笑:“这样你都一眼认出我了?”
秦迟眯眼看了看头顶地太阳,问她:“防晒?”
时好好摇摇头,解释说:“我怕被人拍到。”
秦迟:“我很丢人吗?”
时好好:“当然不是,只是……只是觉得最近网上的舆论比较厉害,所以要低调一点嘛。”
秦迟默了默,以为是网上对于季初月的言论还是影响到了她的心情,所以心里决定,下午要去处理一下媒体那边的事了。
而实则时好好并不是因为自己,而是她早上的时候发现,网上那些言论不单单在攻击季初月,也有不少在骂秦迟的。
说什么秦迟也算是小三,和这种女人混在一起也不是什么东西之类的。
时好好看着特别心疼,不希望有人说秦迟半句不好。
所以为了顾及秦迟的名声,在一切真相澄清之前,她决定低调一点。
今天的衣着不是季初月的风格,简单的T恤、牛仔裤加运动鞋。
两人商议好吃饭的餐厅后,秦迟便开车朝着那个方向开去。
时好好跟随着车里音响里的音乐,嘴里轻轻跟着哼唱,心情明显不错。
惬意和谐之中,电话铃声忽然响起。
时好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:季权。
她愣了愣,将手机屏幕递给秦迟看了看,寻求他该怎么办。
秦迟点了点头,得到了肯定后,时好好才忐忑地接起了电话。
电话那头响起的却是季初月母亲的声音:“月月你在哪里啊?”
听见季母这么亲切的喊她月月,时好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。
忐忑之中,还是配合着季母的这出戏:“……我正准备去吃午饭。”
季母直言道:“你是和秦迟在一起吧?”
季母的询问在安静的车厢里直接传到了传到了秦迟的耳中。
秦迟再次对着时好好点了点头。
时好好:“对,有什么事吗?”
季母高兴地说:“正好我和你爸爸也没吃饭,我们这就过去找你,你把地址发给我们吧。”
时好好这才明白,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接近秦迟。
得到秦迟允许后,时好好就将餐厅地址发了过去,而后问秦迟:“为什么要见他们?他们肯定是想从你这捞什么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