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神秘老公又醋了 > 章节目录 第645章 还给她

章节目录 第645章 还给她


两人正准备上去的时候,方尹看到了那条信息,顿时停住了脚步。
沈烟听到背后没有脚步声,回头看了一眼方尹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的手机,便问他,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方尹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,把手机揣了回去。
白玉青的病他有了解过,只是可以治愈的类型,她这么说想必是在逼自己过去找她吧,从前谈恋爱的时候,白玉清也不是没有发过这样的短信。
先前已经答应过,今天要陪着沈烟过来做检查,再陪着沈烟回去。
这次一定要做到。
两个人直接乘电梯上到产检楼,沈烟要做孕检,自然有人直接带着她。
一路上方尹都有些心绪不宁,沈烟也不是傻子,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这是有事情。
“今天也不过是些基础的检查,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,你有什么事先去忙吧。”
虽然嘴上说的很轻松,但是沈烟的心里却很沉重。
她也不想劝方尹离开他,多么想就这样任性的留下方尹。
可是他这样即便陪着自己去做检查,心思也不在这上面,强行把人留下来,又有什么用呢?
不是自己的就不该强求。
也许是因为这样,所以方尹每次陪她去医院都不能成行吧。
方尹听了沈烟的话,转过身来看着她。
“……”
说不担心白玉清是假的。
万一她自己想不开去寻了短见怎么办呢?
他们之间是不会再有感情的纠葛,但是说到底也算是朋友,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?
“我把你送到那里,让院长接待你,我就去找人。”
听到方尹这样的话,沈烟心里还是咯噔一下。
她努力撑出笑容,“没事都已经让院长带我去做这么简单的检查了,还有什么好要求的呢?”
她这样的回答却让方尹心里更加难受,“没什么好不要求的,如果不是突然有事的话,我一定会陪你走到最后的。
你看着我。”
沈烟吸了一口气,然后才跟方尹对视。
“你是很重要的,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,是因为你这个人。事出有因,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。”
方尹甚至等不及把沈烟送到院长办公室,只是看着沈烟出了电梯,便把手上的包递给了她。
自己则直接又回到了停车场。
看着这样迫不及待离开的方尹,沈烟喃喃道,“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我不够重要罢了……呵,哪里有那么多的借口呢?”
看着电梯显示到了负一层沈烟才转身离开。
算了吧。
方尹一边开车一边拨打白玉清的电话,果不其然对面传来的是已经关机的声音。
他很是暴躁的拍了一下方向盘,到底是出现什么事儿了。
难道他的男朋友找了回来吗?
后知后觉的方尹又有些后悔,如果自己在才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就拨回去的话,是不是不会找不到白玉清?
同样的,他又找了上回自己的那个下属,让他定位手机所在的地方。
那个下属也是一头雾水,短短一周之内老大就让他查了两回IP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方尹这样挂在心上啊?
方尹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在这诺大的城市里开着车找人,从他们上回见面的咖啡馆到从前白玉清所说的书店,每个地方都没有找到白玉清的身影。
“……别出事啊。”
下一秒一条信息发到了方尹的手机上。
白玉清所在的位置已经定位了。
是在他们从前读书的高中旁的一处小区里。
方尹立刻掉头驱车开往那个小区。
但愿不要出现什么意外。
沈烟今天原本也没有打算做什么检查,只是想向医生询问一些她所担心的事情。
是自家老大带来的女人,没有一个医生敢怠慢的。
接待她的医生是一位特别和蔼的上了年纪的产科主任。
“沈女士,请问你有什么担忧的呢?”
沈烟仔细想了下自己最近的反应,问医生道,“我最近有些情绪无常,上一秒还高兴,可能下一秒又生气了,这样会不会对肚子里的宝宝产生什么影响呢?”
她一边说着手还搭在自己的肚子上,是个下意识的保护姿势。
沈烟真的很担心会因为自己影响到胎儿的发育。
“没事的,沈小姐,孕妇在怀孕期间因为激素的问题,可能会影响到孕妇本人的心情。
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情况,您只需要放平心态,不用特别担心。”
“不过您能注意到这一点是很好的,即便情绪有些失常,但是也要注意控制,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可以试着开导自己,不要让自己陷入那种情绪困境里去。
这样或许能够尽快的从负面情绪里走出来。”
所以说情绪太多太杂,说到底还是对怀孕的妈妈不好啊。
意识到这一点的沈烟有些沮丧。
医生见沈烟这样担心肚子里的孩子,干脆建议她去做个检查,这样也就能知道肚子里宝宝的健康状态,也不会那样担心了。
“好吧,做个检查也能放心。”
主任便让门外的小护士带沈烟去做检查。
只是不知道怎么的,这小护士是新来的吗?带着她七绕八绕绕到一个她根本没来过到的地方。
“你好,请问是不是走错了?我上回做检查并不是在这个地方呢。”
小护士很是抱歉的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啊,我也是才来的,我记得明明就是在这栋楼里的,也不知道怎么绕来绕去都没有找到,不然您在这儿等等我,我再去问问其他的前辈们。”
沈烟虽然记得上回检查的并不是这个地方,却不记得具体的路是怎么走的。
更何况这小护士绕了好多路,她现在压根不认识自己身处的地方。
当初方尹说要办最正规最权威的私立医院,所以这医院建的又大部门又多。
还分了住院部和门诊部,就连住院部也有细分,高级住院部和基础的住院部根本不是在一个地方。
孕妇本就容易累,沈烟走了这么一会,已经有点走不动了便,停在那里坐在路边等着小护士带人来。
只是没想到沈烟却在等到小护士之前,又等到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。
沈烟本来就瘦,是个很难藏肚子的身形,上回见面的时候她月份还不大,梁静自然没能认出来。
不然上回梁静就要动手,绝对不可能给沈烟继续怀孕的机会。
而且上次天时地利人和方尹刚好没去找沈烟。
沈烟也不是个嘴碎的。
结果那样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了。
来人是方尹的母亲,沈烟自然是小心应付的,尽管她在心里并不觉得这位母亲有多尊重人。
上回梁静让自己不要奢想,今天是又来警告自己了吗?
梁静子自顾自在沈烟旁坐下了,摘下了挡住她大半张脸的巨大墨镜。
还上下打量了一眼沈烟看她肚子鼓出来的样子,很是不满意。
“倒是我小瞧你了。”
沈烟自然能听出其中的贬义。
想到先前主任说的话,便一直对自己念叨着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,不过是一位多事的太太而已。
方尹跟她都是想要这个孩子的,其他的人有别的想法又关她什么事呢,她才是孩子的妈妈,她才能决定自己孩子的去留。
这样的心理暗示好像真有点用,在看到梁静过来时浑身紧绷的状态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“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些女人总是妄想着一步登天。企图攀上富贵的人家,自己就不用努力了,我见的人也不少,像你这样的大学生更是不计其数。”
“哦。”
沈烟消极的应对着,看过那么多人又怎么样了呢?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方尹给她的那些卡,她一分钱都没有动,反而是方尹在她那吃饭还花了自己不少的开销呢。
想到方尹,今日又提前离开了自己沈烟有些牙痒痒,等回到别墅她再好好的算一算他们之间的那些账。
“呵,小姑娘,你现在身处其中,还不觉得自己的行为算什么。你知道吗?你这样的人,在我的眼里比那些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呀。”
梁静的语气很是轻蔑,现在完全是端起了一个豪门太太的身份,丝毫不觉得自己从前做的有多过分。
她在同别人说话的时候,已经把自己的过去摘出来了,此刻的她就是真正的方太太。
“方太太您想说什么呢?有什么话不妨直说,我也没要方尹的钱,这是我自己的孩子,怎么了?您若担心我以后纠缠不清的话,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,绝对不会的,我跟方尹在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,这一点不用你担心。”
看来他们俩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嘛,梁静听了沈烟的话这样想着。
是沈烟所说的,她和方尹说好了,说好了什么?
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沈烟从医院里带走。
想到这里,梁静捏了下手中攥着的一粒药。
只要把这药加到沈烟所喝的水里,她绝对就能完成任务。
绝对不能再拖延时间了,梁静为了这个目的又再一次“光明正大”的打量起沈烟来。
看到她那个包里放着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,一边又很嫌弃,“你知道吗?这样的包方尹连碰都不会碰。”
“是吗?”
沈烟嘴上并不否认,但是心里却想着今天出门的时候一路都是方尹替她提着包呢。
方尹给她塞了那么多包,她唯独只拿了这个包用,因为它虽然看起来并不大,但是却十分能装,她来医院检查的时候要塞许多东西,这个包刚好合适。
说到底肚子里的孩子也有方尹的份,沈烟并不抗拒,用一些为了孩子的东西。
梁静直接拿过那包来翻着里面的东西,“你瞅瞅你这都是什么啊?
这么凌乱你知道吗?方尹还有洁癖,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和方尹在一起的。”
沈烟有些无语,今天的包是方尹替她整理的,出门之前她只看了一眼,自己需要带的东西都带着,便没再伸手了。
她瞥了一眼梁静,她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这么嫌弃自己的儿子好吗?
再说了,方尹的洁癖简直是间歇性发作。
他甚至能吃自己吃剩的燕窝!
这一点说出去就连沈烟都不相信,这是上回在生气回去睡觉,等到睡醒了之后便想起来自己那碗没吃完的燕窝,再去找宋阿姨要的时候,宋阿姨却告诉她,方尹已经把那碗燕窝吃掉了。
“放心吧,一点都没浪费。”
沈烟就那样站在宋阿姨面前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难道还要她谢谢方尹替她处理剩饭吗?
看来眼前这位方太太也不是很了解方尹吗?
或许这就是豪门吧,他们之间母子感情没有多深也说不准。
这也不是沈烟瞎猜他们之间相处的时候,方尹一次都没有提起过自己的母亲。
如果方尹和自己的母亲感情很好的话,又怎么会不提呢?至少在方尹跟前沈烟就不止一次的提到自己的家庭。
梁静准确的捕捉到了那里头的水杯。
可是把那杯子拿起来一看,却发现没想到这破破烂烂的包里装着不少值钱的东西呢。
不过沈烟显然是个不识货的那么昂贵的杯子,居然装着看不清颜色的东西。
“你这装的是什么啊?简直糟蹋了这个杯子。”
沈烟有些生气,梁静再怎么看不上自己,也不至于这样不尊重人吧,在大庭广众之下乱翻她的东西,还要贬低自己。
沈烟真是受够了。
再看到梁静把那杯盖打开,还臭到自己鼻子下嗅着的时候,她终于忍不住要把那东西抢过来。
“装了什么东西跟方太太你有关系吗?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,请你憋着。
我和方尹都是成年人,我们有什么关系?那是我们自己的考量,与你无关。
如果你不满意你的儿子跟我离得太近的话,那请你回去告诉你的儿子,让他离我远点,我一点都没意见,但是请不要在我这里,对我指手画脚了。
我并不欠你什么。”
梁静没想到沈烟看起来软乎乎的,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。
不过此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自然就把东西还给了沈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