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超绝萌爸 > 章节目录 第5611章 笑到最后

章节目录 第5611章 笑到最后


蓬佩看向桌上的这个盛体,身上肌肉结实,线条又是那么好看,这是会所精心为她准备,选的是一个还在读大学的模特生。
为了保留那份神秘感,没有提前拍下照片给蓬佩看。
而吃这种人体宴,玩的就是神秘与刺激,蓬佩也乐得享受这份神秘感。
躺在桌上一直闭着眼睛的男人,这时睁开眼睛,他将自己脸上遮着的面具慢慢揭开。
蓬佩脸上的期待与兴奋之色也愈发渐浓,这感觉就好比刮彩票一样。
用不上两秒钟就能被揭开的面具,硬是被放慢速度耗费十秒钟。
随车面具被彻底揭开,蓬佩脸上那即将达到最顶点的激动与兴奋,一瞬间就如同凝固一般僵在脸上,紧接着这凝固崩碎,变成滔天愤怒。
躺在餐桌上这个身材近乎完美的男人,相貌简直无法评论,一个字:丑。
如果再多加一个字来形容:不是一般的丑!
一个眼睛大,一个眼睛小,鼻子歪的,左边脸上还有一个大拇指盖大小的痦子,这痦子上长了一撮浓密黑猫,脸上皮肤和身上皮肤颜色完全就两个极端,看身体也就是二十上下,可这张脸至少四十开外,皮肤暗淡粗糙,并且肤色如同那正太男在烈日下暴晒的庄稼汉子。
这种男人,即便是身材再好,也绝对不在蓬佩考虑范围内。
躺在桌子上的男人歪过头,冲蓬佩咧嘴一笑,大概这男人心里是这么想的——没想到,今天被一个外国老富婆给选上了,可以尝尝外国货了。
蓬佩脸上表情这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那愤怒如果真化成火焰,直接能把这会所给点燃,然后烧的渣都不剩,现在这个丑八怪居然还回过头冲她笑,并且脸上笑容里毫不掩饰透着猥琐。
“给我……杀了他!”
蓬佩咬牙切齿,冲身后手下发号命令。
手下马上从腰间摸出刀子,是米国特工专用的战术短刀,刀刃闪过一道寒光,向着桌子上这位身材贼棒的丑男就扎下来。
丑男顿时被吓傻了,不是说好的陪女富婆春宵一刻,有高额提成拿么,咋一分钱没看到,倒是这刀子真明亮,晃的眼睛疼。
这一紧张,裤裆下就湿了,一股子黄汤流出来,空气中立马弥漫一股浓浓尿骚味儿。
蓬佩特使捂着嘴弯腰到一旁干呕起来,不是被这尿骚味熏的,而是想到刚刚吃的东西,是放在这个丑货身上,太倒胃口了。
噗嗤——
一声轻响,冰冷的刀子扎进这丑男心窝,同时持刀手下另一只手捂住丑男嘴,将他的惨叫声捂回肚子里,然后持刀的手用力一旋转,顿时就听‘咔嗤’一阵碎响,更多鲜血从丑男心窝处流出来,并且也有鲜血从手下捂住丑男嘴的指缝间流出。
丑男眼珠子瞪得老大,身体哆嗦了一下,然后就死翘翘了,到死亡的最后一刻,他终于悟透了——出卖色相不容易。
手下拔出刀,又是一股子鲜血喷溅出来,然后回过头向蓬佩看过来,脸色出奇平静,好似刚刚杀的不是人,而是一只苍蝇。
蓬佩直起腰,结果边上另外一个手下递过来的手帕,擦了擦嘴角,冷冷地冲提刀手下道:“把这个会所的负责人找出来,我也要他死!”
“是!”
提刀手下马上点头答应,手中刀子还滴血,他向着门外走去。
咚咚——
这时,包间门被敲响,紧跟着门外传来恭敬讨好的声音,“蓬佩女士,十分抱歉,我们员工安排疏忽,给你这房间排错盛体了,新的盛体就在门口,麻烦您开一下门,给您送进来。”
提刀手下的刀子在滴血,回过头向蓬佩看过来,蓬佩递了个眼神过来,这手下会意,马上将带血的刀子插回腰间,并站在刚刚鲜血滴落的位置上,将地上最显眼的那块血痕遮住。
与此同时,另外一名手下将桌上丑男的面具给带上,并将血迹简单掩盖。
门开了。
会所经理走进来向蓬佩道歉,低头弯腰,表达出十分诚意,并赶紧让员工将排错的盛体推走,免得在这儿给尊敬的顾客添堵。
蓬佩全程冷着脸,冲会所经理道:“如果这个人不能让我满意,我就割下你脑袋。”
经理连忙说:“蓬佩女士,您言重了,这次一定会让您满意的。”
不等这经理离开,蓬佩直接走到桌前,一把将桌上躺着的盛体男人脸上的面具揭开。
只见蓬佩脸上表情突然一怔,眉头再次深深皱起来,同时更是一股子滔天怒火在眼眶中燃烧,回过头冲会所经理咬牙切齿道:“你是在故意耍我吧,我要的是美男子,你却拿这些丑八怪……”
“蓬佩女侍,您听我解释,反正您都是要死的人了,我想着在你临死前恶心一把,当然这不是我的主意,是您的一位故人。”
会所经理丝毫不慌张,一改刚才那装孙子模样,嘴角勾起一抹阴森冷笑……
蓬佩出来寻欢作乐,带了两队人马。
这一家岛南最出名的会所,提供特殊的就餐方式,蓬佩必然会光顾。
可她没料到的是,这上上下下的人,已经全部被替换成岛国人。
守在外面的那队人马已经死翘翘,屋里陪在她身边的这两位,已经倒在地上,鲜血在他们身子下流淌,两个人身体里的力气只够呼吸,而且很快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,就这么眼睁睁不甘的死去。
蓬佩往后退,退到了窗边位置,但这时候一个红外线瞄准点,打在她的后脑勺上,她身体瞬间绷直,绝望而又充满愤怒。
“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!你们知道我的身份么?在这里杀了我,你们还有你们背后的势力承担得起么!我是米国特使……”
啪啪啪——
鼓掌声音从门外传来,打断了蓬佩愤怒大喊的话,随之松本浩一出现,他坐在轮椅上,被两名手下推进来,脸上缠着纱布。
“好,说得太好了!你是米国特使,米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强大的国家,随意它的人民赋有特殊权力,可以在世界各地威胁他人生死,为了利益不择手段,然后会惯上一个为了世界和平的旗号,把自己标榜为一个大英雄,但如果它的子民在世界其他地方被危及生命,那护照后面的那句——不论什么时候,你身后都有一个强大的米国……将会成为最坚实的后盾!
你们这些米国人,总喜欢将自己比作正义英雄,其实就是一群盗贼流氓,你们杀人放火成了英雄,简直是把全世界人当成傻子!”
轮椅停下,松本浩一语气愤怒、充满嘲讽,同时也尽量克制保持一丝平静。
“你们是岛国人?”暴怒中的蓬佩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语气缓和道:“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,岛国和米国之间一直是友谊之邦,我们在你们岛国境内驻兵,保卫你们国家安全,我们……”
“呸!”
松本浩一啐了一声骂道:“不要脸的狗东西,你们在我们国家驻兵,是为我们保卫我们的安全?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,明明就是你们想要借机控制我们国家,满足你们对付华夏战略需要,你们那些驻军都在我们国家内干了多少脏事,普通百姓不清楚,我们这些高层人事了如指掌,狡辩只会让你看起来更像一个小丑!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
蓬佩大笑起来,她看起来丝毫不慌张,眼神中突然多了一丝轻蔑,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你既然透露你是岛国高层,那接下来如果你真杀了我,我随身带的监听装置,已经将这里所有对话都传出去,后果你可想而知,你们的国家也将遭殃,难道你忘了当初我们投下的两枚炸弹,让如今岛国变成什么样子?”
蓬佩话音落罢,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在这一刻仿佛被震慑住。
于是,蓬佩更加得意,“现在送我回招待所,我可以既往不咎,死掉的这几个手下,都不值得一提,只要我能活命,你们就会没事。”
蓬佩是自信的,在这一刻她米国人骨子里天生的优越展现出来,她仿佛化作了米国电影中最喜欢刻画的英雄主义,这感觉简直爽的不要不要,这慷慨激昂又带有威胁的话说完,接下来她在心里头便开始盘算,如果将这些敢威胁她这高贵的人的恶徒们一网打尽,顺便还要让官方和岛国联系,质问岛国方面到底什么意思,是这些年过得太舒坦欠扔炸弹了?
“哈哈哈……”
可忽然,房间里一片大笑声音,这声音笑得大声,并且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,这房间里众人看向蓬佩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傻子。
蓬佩脸上的得意笑容忽然僵住,皱起眉头,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在心底蔓延,仿佛站在死亡边缘,嗅到了比血液更腥冷的气息。
松本浩一摘下脸上的纱布,他脸上的伤很重,但容貌可以被分辨出来,嘴角噙着一丝轻蔑的冷笑,向蓬佩直视过来。
“你,你……”
蓬佩脸上顿时大惊失色,强大恐惧忽然袭来,她身体都有些站不住,虚弱而又无力靠在窗户上,“你是松本家的人?”
松本浩一冷笑,“当初,你强盗般掠夺霸占我们松本家族利益,杀害我慈祥父亲,就应该会料到有今天,在岛国时候,我无法向你下手,但如今在湾岛,即便杀了也不会牵扯到我们岛国……”
“等等!”蓬佩打断道:“我身上带着监听装备,今天如果杀了我,你会遭殃,你们松本家族会遭殃,还有岛国也会遭殃!”
松本浩一道:“你可以试着和外界沟通,利用你的监听器,看到底能不能跟外界取得联系。”
蓬佩赶紧照做,结果信号受到强干扰,根本发射不出去。
————
蔡某人正坐在她最高领导办公室里,捏了捏眉心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,在她心头就是挥散不去……